Login

 

 

海灵格®学校是德国政府认可学校和教育机构。

 

 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 

伯特·海灵格与索菲·海灵格

 

“新家族系统排列”

 

 

索菲·海灵格与伯特·海灵格通过海灵格®学校展示和传授新的家族系统排列。家族系统排列的领悟及其传授内容源于海灵格®科学

 

海灵格®科学是一门广泛的科学,是人类关系序位的科学。伯特·海灵格发现了这门科学,他和索菲一起共同努力,使其获得进一步的提升和发展。而海灵格®学校传递着“爱的序位”的理论和实践,确保家族系统排列的教学质量与索菲·海灵格与伯特·海灵格所引领的家族系统排列同频一致。

 

尤为重要的是,海灵格®学校服务于生命与成功。几十年以来,海灵格®学校已经培养出许多最高水平的导师,他们通过家族系统排列工作坊协助了无数人生命的成功。

 

海灵格®家族系统排列师培训课程的形式和方法,在海灵格®科学的引领下独具一格。来自世界各地的人们从我们这里学习。他们从家族系统排列的源头学习,因而有能力并被允许传递这份支持生命的礼物。

 

工作坊内容概述:

家族系统排列、冥想和联系议题包括:

评估关系和性——圆满而持久的爱

父母与孩子——当今的教育

健康与疾病——症状与内在移动

工作与职业——喜悦与成功

金钱的系统动力——人们可以“吸引”金钱吗?

生命的障碍——是什么障碍?什么制约了我们的生命?

生命的基本法则——一切的关键

还有更多

用户登陆

想要登陆网站,请在此输入您的用户名和密码

海灵格谈家族系统排列

 

排列让什么显露出来?那些完全未知的东西为什么会显现出来呢?常常问这些问题是必要的。

伯特说:“家族系统排列刚开始是心理治疗的一种形式。家族系统排列可以帮助内在心灵。我进行了许多排列,累积了许多在系

统中跟序位关系相关的经验,然后寻求解决之道,也获得了很多成功的案例。随着经验的积累,我也明白个案代表远比初期想

的作用重要许多。个案代表会与一股更高的力量相联结。这就是心灵的移动。”

因此,家族系统排列是一种宇宙现象的外在移动。这是一种哲学性的观点。而这一种更高的力量,与宗教无关,却正如哲学家

亚里士多德说的“第一股原动力”,原动力推动万物。因此,伯特现在也不太称呼自己为“心理治疗师”,而更愿意称呼自己为“哲

学家”。“我们可以‘学习’家族系统排列吗?”伯特给出了清晰的答案:不能。然而我们可以学习放弃有关对错的想法,
放弃想要

用设定的程序解决问题的想法,并且放弃解读。这意味着只有一个意图:我们排列出一个家庭,然后过程便会根据来访者自然

进行。排列也可以是和职业有关,也可以同样排出一个产品,一个决定或者一个对立两面的问题。接下来的排列过程就保持着

没有任何意图,没有愿望,没有恐惧。也没有想要达成一个结果。理性的答案不过是推测。如果一个排列师满足所有这些条

件,一个完全不同的场域便会自动打开,这让任何进一步的干预变得多余。

问题在于:排列师如何能和案主一起,与这个全知的场域和谐一致?如何能意识到一个好的解决方案,并将一个新的洞见应用

于生活?伯特·海灵格说:“我们可以学习改变我们的存在形式、我们的性格,以抵抗‘创造’的诱惑。我们在现象面前归于中心,

然后我们成为一个观察者。在观察之中一个移动会展现出来,这是任何人都可以看到,体验到并领会的。这种情况下,这种移

动应该留在发生的地方,不做任何解读。

跟随海灵格学习家族系统排列,意味着学习以一种全然不同的方式对待未知。在伯特看来,家族系统排列既不是一种艺术,也

不是一种操作方法。它是一个途径,转化成为另一种意识层次的方法。在那里,所有的问题都有答案。我们可以假设发生的一

切都已经在一场排列中显示出来,所有排列中所揭示的,无论那是什么,无论那将如何演化,那都将有助于案主,即使案主当

时期待排列能有一个不同的画面。如果案主信任排列师,排列的结果总是会将他带入一个新的层面。排列的结果展示一条新的

道路,去到远远超越想法和愿望的地方。然而排列师却必须能应对排列的结果,并允许案主独自面对。

在排列工作之初,伯特曾经以为家族系统排列是属于医生和疗愈师的工作。后来他修正了这个想法。他认识到,必要的程序和

方法必需是透过一种谦卑的姿态,而这姿态对于所观察到的一切都是开放和准备的。这是一种不导向任何目标的态度,既不好

奇,也不”创造”带着绝对的信心和信任,没有想要知道下一步将去往何方,或者如何到达。通过这样的方式,排列师和案主在

移动面前充满敬意,全然专注而临在。家族系统排列属于有责任感的人。排列师需要对生活上遇到的人保持觉知,专注,临

在,尊重和真诚。这才是学习任务。伯特·海灵格的理论记载于他的100多部书里。透过每一个新的个案,操作随之更新。正如

从来没有两个完全一样的人,世上也没有两个完全一样的排列。排列常常关乎企业,关系、职业或者私人生活,疾病,职业选

择或者其他的议题。而我们是在向一个或多个更有智慧、更有动力和更有力量的场域过渡。